<cite id="vzzhv"></cite>
<var id="vzzhv"></var>
<var id="vzzhv"></var>
<var id="vzzhv"><strike id="vzzhv"></strike></var>
<var id="vzzhv"></var>
大連理工大學 MBA    MEM  MPM
首  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發聲 > 正文

【光明日報】王眾托:鮐背之年 初心不改

發布者:   時間:2019-05-09


王眾托:鮐背之年 初心不改


1939年,在戰火中逃難到陜西漢中的王眾托差點命喪日軍的狂轟濫炸之下,“當時炸彈就落在離我躲的壕溝二三十米的位置,壕溝像整個要翻過來一樣,崩出的彈片落在壕溝里還是發燙的。轟炸過后我走出來一看,不遠處都是同胞的尸體?!?/span>

  提起少年時這一次生死經歷,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系統工程與管理工程專家,現年91歲的王眾托目光炯炯、記憶猶新。這一刻骨銘心的經歷改變了他的人生?!盀槭裁次覀冞@么受欺負,就是因為舊中國的工業和國防太落后,我當時就想,等我長大,一定要用自己的努力讓祖國強大起來?!蓖醣娡袕哪菚r起便立下鴻鵠之志。

  1951年,清華大學畢業被分配到大連工學院(大連理工大學前身)至今,王眾托始終未忘初心,已經為祖國的科教事業和工業化建設工作了近70年。


開源拓疆 自動領域勇起步

  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為滿足國防和工業領域對電氣化、自動化人才的需求,王眾托受學校委派,先是參加籌建工業企業電氣化專業,后又主持創建自動控制專業。面對尚處在襁褓階段的自動化學科迫切需要教材和學術專著的現狀,王眾托開始憑借粗淺的俄語基礎加上刻苦自學,在翻譯了我國第一批電工與自動化教材之后,1956年到1963年間,又陸續翻譯了《自動調整原理》《脈沖系統理論》以及《自動系統中的計算裝置》三本巨著,共計300余萬字,為我國自動控制學科的發端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影響了整整一代自動化科技工作者。

  在創辦專業之時,王眾托遠見卓識地提出“厚基礎、寬口徑”的人才培養理念,在當時強調專業技能的大環境下遭到不少人的反對,而在他的堅持下,當年的幾屆畢業生都可以較快地適應各條戰線的需要。幾十年后,高校對于通識教育的重視,也更印證了王眾托彼時強化基礎知識的主張。

  20世紀60年代末,大連起重機廠自主研發加工石油管的卷管機以滿足建立輸油管道的急需,王眾托參加了它的自動控制系統研制。為了克服雙機同步的困難,他提出了一個簡化方案,試車一次成功。同時,也開始面向工人普及在當時還是先進技術的電力電子學知識。到70年代,王眾托和同事已經為大連市研制出小型通用計算機,并在一些老工人的鼓勵和支持下,想方設法用通俗易懂的語言進行科學普及。

  后來,王眾托走出校門,在十分艱苦的條件下,面向社會設立計算機科普課堂,引領一時風氣之先,也讓大連市高新技術人才的培養得以延續。

 

躬身實踐 系統工程嶄新章

  “春江水暖鴨先知”,王眾托以此來形容改革開放之初教育界和科技界的敏感。

  1977年剛剛開始撥亂反正,教育部就開始規劃各個學科的建設和發展。王眾托在自動化領域深耕多年,深感單憑技術不能解決生產的整體問題,需從頂層設計上進行整體規劃。王眾托回憶道:“當時的共識是自動化再往前發展,從廣度上講是系統工程,從深度上講是人工智能?!币虼怂透咝M室惶岢鲆⑾到y工程學科,便得到了上下一致的響應。1977年年末,教育部開始在包括大連工學院在內的6所重點院校建立系統工程研究機構,同時招收研究生,我國第一批系統工程科研機構和博士學位授予點正起步于此。

  在一些學者主張首先要深入研究系統工程理論之時,自小立志通過工業化與現代化改變中國面貌的王眾托,堅持系統工程要從解決國家的需求出發,開始廣泛和煉油廠、鋼鐵廠、電力系統以及建筑施工單位合作,經過施工和生產計劃優化,均取得可觀的效益。后來,他又進入縣、區社會經濟綜合發展領域并多次獲獎。1986年,在我國和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IIASA)合作的重點項目中,王眾托出任中方項目負責人。這一項目開創了我國大型綜合決策支持系統研發的先河,并且一度成為該研究所的保留項目?!斑@是第一次以我們的理念和思路為主導,再加上該所的先進計算機技術,讓我們的整體方案達到世界領先水平?!蓖醣娡胁粺o自信地說。

  在一次次躬身實踐中,王眾托結合中國傳統哲學,構建并拓展了作為決策頂層設計的元決策概念理論體系,這被認為是東方系統方法論中的一個新的發展,也成為他最重要的學術成就之一。改革開放后,需要建立一套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組織管理體系,系統工程學科便因此擴展為管理科學與工程大類中重要的支撐。

初心不改 鮐背之年盡余熱

  1949年,王眾托曾在天安門廣場參加開國大典,迎接新中國的誕生。他至今難忘當時澎湃的心情:“那時候非常振奮,中國終于站起來了,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富強民主的國家,我也一定要為國家的建設出一份力?!笨缭?/span>70年,提起自己的學術生涯,王眾托對于沒能在最初從事的領域長期深入鉆研下去而略感遺憾?!熬拖衽芙恿σ粯?,人們總把掌聲留給跑最后一棒撞線的人,但是我不后悔,還是該把第一棒跑好,完成時代交給我的任務?!蓖醣娡姓f。

  “若驚道術多遷變,請向興亡事里尋?!蓖醣娡薪洺R源藛l和勉勵學生把自己的專業和國家民族的命運緊密聯系起來。雖然學術方向歷經轉變,但順應時代發展、為國為民服務的初心始終一脈相承。在對外開放、匯百川之流的時代氣息中,從電氣化、自動化、信息化、網絡化再到智能化,隨著新中國工業體系的腳步,王眾托始終站在國家科技發展的前沿領域,并培養了一批以中國工程院院士趙曉哲、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李林為代表的社會棟梁,桃李滿天下。

如今雖已是鮐背之年,王眾托仍經常出現在校園和圖書館里。圖書館屢次提出送書等服務,都被他婉拒,仍然堅持自己借書、還書,不愿給別人增加負擔。對于各類科普活動和講座報告的邀約,王眾托總不辭辛勞,親身參與,以此來分享治學之道、普及科學知識,用另一種方式繼續服務于祖國的科教事業,更以一種強大的榜樣力量,啟迪引領一代代后輩學人奮發向上、科研報國。


文章轉自:《光明日報》( 20190509 04版)

分享到:
顶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