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zzhv"></cite>
<var id="vzzhv"></var>
<var id="vzzhv"></var>
<var id="vzzhv"><strike id="vzzhv"></strike></var>
<var id="vzzhv"></var>
大連理工大學 MBA    MEM  MPM
教學和師資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學和師資 > 教師觀點 > 正文

王眾托與系統工程研究所的40年

發布者:   時間:2018-04-17

1.創建系統工程研究生與學位教育學科體系

王眾托在1981年開始參加中國研究生與學位教育體系的建設,他連續擔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一、第二、第三屆學科評議組成員,在學位工作草創期間為碩士和博士點的授予和博士生導師的遴選、特別是系統工程學科和后來的管理科學與工程一級學科的建設做了許多工作(包括專業名稱的確定以及專業間的分工,培養方式的確定等)。

在系統工程學科建設方面,1979年他參加了教育部派往美國和日本考察系統工程教育和科學研究的代表團,掌握了國外的動態,回國后他們結合中國的國情和各院校的專業特點,確定了我國的研究生培養模式和各校的主攻方向。從此奠定了系統工程學科建設和研究生培養的基礎。

他結合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的特點和大連理工大學工科專業的強勢,把他領導的系統工程研究工作首先定位于系統工程思想、方法與工具在工業企業中的應用上,特別是企業工程建設和生產的資源分配和計劃、調度等方面的系統分析和優化工作。當時這些方面確實需要有一種統籌考慮的思考方法。他們把主要力量投入到廠礦中實際問題的解決,深入了解生產實際過程以及現場人員的想法和期望,把現代化的系統分析方法加以應用,取得了可觀的效益,得到各方面的重視。與此同時,他們又利用隊伍中有的成員熟悉農村和農業的優勢,結合縣區綜合規劃,開展農業系統工程應用研究,成為我國農業系統工程建設初期少數的幾支骨干力量之一,對農業現代化起到了推動作用。

他們一開始就注意運用計算機在系統分析和數據處理上的應用,無論在研究生課程設置還是實驗室建設和裝備的購置、乃至于新的軟件工具的引進上,都進行了很大的投入。為企業進行的系統工程項目都配置了信息管理或決策支持的系統。由于研究生得到較多的計算技術和信息技術的訓練和實踐,許多人畢業后都成為所在單位的信息技術骨干。到上世紀90年代信息化高潮興起時,他們在思想和技術上已經有所準備,不但承擔了一批信息化任務,而且還前瞻性地開展了知識管理的研究。

外界對他們研究所的評價是能夠深入實際、工作踏實而有成效。同時他們也沒有忽視在實踐中尋找學科研究課題。他們研究所在多目標優化、人工神經網和進化算法在決策分析中的應用和進一步發展,在國內都是走在前頭的。

在世紀之交,管理類其他各學科有了較大的發展,原來從事系統工程的單位和學者不斷轉向另外幾個管理學科時,他們還能堅守系統工程陣地,并且與時俱進地向新的領域進行探索,成為國內有一定特色的系統工程研究據點。


2. 企業工程建設和生產領域中的系統分析與優化

上世紀70年代末,各地的建設陸續展開,生產也逐步發展,都需要建立合乎客觀規律的制度和緊張而又有秩序的工作進度,這都需要用科學的方法進行安排。他和他的團隊曾經完成了許多應用網絡計劃進行項目管理的項目,考慮到傳統的網絡計劃方法無法解決多個項目同時進行時資源的調度困難,曾經把組合網絡計劃經過改進加以運用,并把一種新的決策關鍵路線法及其計算機程序,應用于項目進行中需要臨時修改決策的施工和檢修工作之中。他們還注意到要把科學方法和現場老工人的經驗相結合,實施的結果使得工期大大縮短,出乎國外業主的預料。他們在小型計算機和微型機上開發了應用軟件,跨過了當時對于大型主機的依賴。這一系列的工作曾獲國家級的獎勵。

他們還針對煉油企業生產計劃、產品結構、加工方案的編制,為了避免在有多種加工方案時使用試探方法的累贅,他們創造性地提出過一種以虛擬裝置為基礎的建模思想和方法,與基于知識工程的決策意向分析以及多目標優化相結合的軟件系統,可以用來提高原油加工的效益。這項成果曾由中國石油化工總公司向各煉廠推廣,使得產品優化的思想方法得以傳播,加上各廠的再開發和有力的推動,使得煉油系統獲得很大的效益,人民日報還做過報道。他們的成果獲得了有關部委的獎勵。

他們曾為電力主管部門為西北電網火電布局和發展規劃進行過建模和優化分析,提出過可行方案供電力部門參考。

他們還為鞍鋼的水資源的需求和供應進行過預測,對水的合理利用進行過系統分析,為大型裝置的節水提供過可行方案,所提供的數據和方案為公司所采納。


3.決策分析與決策支持系統的研究開發

1986到1988年間。他作為中方負責人,在位于維也納的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IIASA)主持由我國家科委與該所進行國際合作的項目“整體發展研究專家系統:中國山西實例研究”,項目名稱雖然叫專家系統,開始立項時也只是針對以煤炭生產和運輸為主的能源規劃,后來考慮到能源生產涉及其他產業和勞動力轉移和環境保護,他主張開發成一個綜合的宏觀決策支持系統。經過雙方反復商討和研究,把系統從原計劃的一個范圍較窄的系統,開發成一個有相當規模與深度的社會經濟發展綜合決策支持系統,當時他覺得既然是為中國使用而開發,就應該從中國國情出發,面向實際,充分運用我國自己進行過的系統分析成果,與該所的先進技術與工具相結合。這項工作開了我國大型綜合決策支持系統研發的先河。由于有較大的規模和具體的實際背景,又集成了多項技術,該系統也為IIASA拓寬了研究領域,成為一段時期該所的保留示范項目。他在總結開發經驗的基礎上,最早提出智能型、交互式、集成化決策支持系統的新概念,將經驗推廣到他們研究所后來承擔的國務院辦公廳宏觀經濟決策支持系統(該系統幾經擴充發展,從1992年以來將近20年一直在為中央高層領導服務〕之中。

他在決策分析的研究和決策支持系統的開發過程中,認識到當前人們常常把許多決策的失敗歸咎于客觀環境,而忽視了本身對決策的頂層設計與宏觀安排。他認為在具體決策之前,人們應該對整個決策的過程預先加以籌劃,包括如何明確任務和目標、各方利益協調遵循什么原則、由誰來建言獻策、由誰來通過什么程序最終拍板、執行時由誰來監督檢查,出了問題怎樣問責,這一切一切也都有個選擇和決策的問題,這就是“元決策(對決策進行的決策)”問題。原來國外對元決策曾有一種比較狹隘的理解,王眾托對元決策進行了全面的闡發,特別是結合我國傳統哲學思想,提出了一系列的原則、方法。并從認知角度探討了高層決策者的決策風范和思維過程問題。后來他把元決策思想與方法集成到他們為某軍事領導機關開發的決策支持系統之中,理順了原來領導決策的思路,使決策更加科學化。


4.信息技術在系統工程和管理實踐中的應用

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微型計算機與局域網開始引入國內的時候,他就主張使用這類新型信息工具,并克服重重困難和阻力,千方百計為企業與地方政府機關開發在微型計算機上的信息系統,在缺少大型主機甚至小型機的條件下,也能把現代化的管理方法與信息化工具結合起來,當初也有人懷疑像這樣的小系統能干什么大事,但隨著微型機與網絡的發展,系統的規模和功能也在逐步擴大。由于這類系統容易開發和擴展,用戶樂于接納,以致后來成了應用的主流。王眾托后來說,沒想到他們的早期努力倒實現了技術上的跨越。

他很早就關注過控制與管理一體化的問題,1985年就曾經研究過從宏觀到微觀的管控一體化及其分布式實施的方法,出版了《分布式控制與管理系統》教材,這本著作曾獲得國家級優秀教材獎。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由于信息化的發展,使得管理和信息化的關系開始密切起來,而管理信息化初期在國外也遭受過挫折。在我國,管理信息化也遇到各種困難,如何健康地發展,是一個富有挑戰性的問題。王眾托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重點項目支持下,開始研究信息化和管理的關系。他搜集了國內外信息化不成功的實例和數據,結合自己的經驗進行分析,認識到主要原因在于國內外初期從事信息化的人主要關注的是信息工具,忽視了管理過程本身,特別是忽視人的因素,而領導對信息化的實際作用缺乏認識,甚至把信息化當做一種擺設,造成了信息化和管理實踐脫離,除了一些簡單的、小型的系統之外,許多大型項目雖然投入巨額資金與人力而未能得到應有的效果。他認為,解決的方法是必須使信息化緊密結合管理實踐。而當前管理面臨重大的變革,因此他提出信息化必須與管理變革相結合,相互促進。這些見解寫進了專著《企業信息化與管理變革》之中。后來發現這些思想符合了后來發展的總趨勢,并逐步為企業界所接受。經過他們的宣傳,也使得一些企業的信息化工作從規劃開始就減少了盲目性。


5.開展知識管理研究,創建知識系統工程學科

王眾托從有關知識經濟的討論中注意到知識管理的問題。由于在知識經濟時代知識是一種重要的資產,需要有效地加以組織、管理,使其在創新和決策中發揮作用。信息管理向縱深發展自然就和知識管理相關聯。因此他在研究信息化與管理的問題時,自然而然地延伸到了知識管理。但是通過信息技術手段進行管理的主要是顯性(可以用語言文字表述的)知識,而那些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隱性知識在創新過程中是極其重要的,它的管理涉及對人和組織的管理。怎樣把兩種知識管理集成起來發揮綜合作用是需要加以研究的。他提出了建立知識系統工程這樣一個新的學科分支,利用系統工程思想、方法、工具來實施知識的經營和管理。為此他撰寫了《知識系統工程》專著。后來他們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支持,在和國外同行的合作中又得到基金的重大國際合作項目的支持,與國外同行籌備建立了國際知識科學與系統科學學會,他擔任了副理事長。還創辦了《國際知識科學與系統科學學報》,由他任主編。幾年來他們在基礎研究上取得許多進展,并開始運用于實際,使得他所帶領的團隊成為國內知識管理方面一支活躍的力量。

在研究知識的組織與管理的同時,他還研究知識和思維方法的關系。他認為錢學森教授所倡導的思維科學與知識管理有著密切關系,特別是隱性知識的產生、獲取與形象思維和創造性思維關系密切。他提出了“系統直覺”這一新的概念,作為人對系統認識的一種重要階段和系統集成創新與建構的基礎。他還吸取我國傳統哲學注重兩個極端之間的中間狀態的思想,提出知識的連續譜系中不同階段各種知識轉化的新思路,克服了過于強調二分法的局限性,而把各種知識轉化過程統一起來。

6.為地區高技術發展和普及做貢獻

上世紀70年代中期,大連市科技領導中有幾位有識之士深感大連需要發展高新技術,提出了自己研制用于控制的小型通用計算機的計劃。他們把這項任務看作是一次難得的通過實踐掌握和普及計算機的機會,由于此前他參加過兩個計算機控制的實施,有過一些基礎,當時就由他負責總體設計。這類小機器結構簡單,技術指標不高,然而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極端缺乏參考資料的條件下,要從指令系統、硬件體系結構到邏輯電路全都從新設計,甚至于電源變壓器和機箱都得自己設計加工。元器件都得到上海頂著烈日往返于各器件廠自己去采購。當時由于優質器件都供應了重大尖端任務,他們只得從采購來的次一級的元器件中反復篩選、老化。全力以赴地日夜趕工,不到一年完成了一臺整機,并在船板切割、線材激光測徑系統中做過實驗,盡管后來由于種種非技術因素的干擾未能進一步做下去,但總算填補了大連不能自行研制計算機的空白,使人們解放了思想。

有了計算機實物,就容易進行計算機的普及教育了。他深知新技術的采用必須思想先行,不僅要讓從事信息化的專業人員提高認識,還需要使領導和廣大群眾解放思想,因此普及工作必須及時跟上。當時最大的障礙是“四人幫”及其黨羽動不動就揮舞業務沖擊政治的大棒,干涉科學技術的普及??墒怯梢慌夏7?、老工人組織的工人技術協會(那個時候唯一合法的科技組織)頂著壓力出面組織培訓活動,鼓勵和支持王眾托去主講。當時在大連工人文化俱樂部的小劇場里坐滿了渴求知識的聽眾,但連個黑板都沒有,每次都是把內容像大字報一樣寫在大紙上,帶去懸掛使用。為了照顧聽眾的接受水平,還得用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比喻來解釋比較抽象的原理。他還記得為了解釋數字計算機的核心概念:存儲程序,他用了諸葛亮授予馬岱三條錦囊妙計,讓他依次打開執行來打比方。這種培訓在推廣新技術方面有著深遠影響,直到現在還有一些企業高管津津樂道回憶起當年這種難忘的啟蒙教育情況。這樣的開拓性工作撒下了高科技的種子,至今也還常常被大連信息界的資深人士所稱道。

他長期擔任大連市委市政府的咨詢委員,對大連市宏觀經濟發展戰略、信息化發展規劃以及創新型城市的建設都曾經進行過咨詢和專題研究。他能夠不顧個人得失,為了長遠可持續發展和環境保護,坦陳自己的意見,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與得到領導的認可。

 


來源:王眾托傳記



王眾托

王眾托(1928-   ),原籍湖南平江,出生于北京。系統工程與工程管理學家。中國系統工程學科與研究生學位教育創建人之一。1951年畢業于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曾任大連理工大學系統工程研究所所長,管理學院第一任院長,博士生導師,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一、二、三屆學科評議組成員,中國系統工程學會副理事長,國際知識科學與系統科學學會副理事長。2001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管理學部院士。在企業的生產計劃與調度的系統分析與優化、工程項目管理、縣區經濟發展戰略與綜合規劃等方面做出果有巨大經濟效益和理論價值的研究成果。曾主持原國家科委與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合作的重大項目,開我國大型決策支持系統研發的先河。在中國傳統哲學思想基礎上全面闡發元決策的理念,提出決策頂層設計的原理與方法。在知識管理領域創建知識系統工程新學科。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獎、國家級優秀教材獎,和多項部委級獎勵。1998年當選全國模范教師。




分享到:

顶级彩票